这儿穆秋,请多指教。
是个混语c的,主古原和物拟,全职凹凸。
比起文手不如说还是个转化期的脑洞手,但存活期止于开学,有很多很多想要写想要说的梗和世界观。现在没有假期,有也在写作业,看文前高亮注意——脑洞清奇并且挖坑不填。
在努力考自己喜欢的大学。

【雷安】一个人的世界


取材来源于生活。
怨念产物,不填好像对不起自己。

大概是个雷安吧……私心tag,淡圈太久我都,啃不动了。
感觉会很ooc,慎点,或者看看算了x

拿母上的手机写文毫不畏惧。
关于两个有病的游戏up怎么合作玩一个童话风的rpg游戏。
目前RPG没这个操作……后面会有解释为什么RPG好好的搞成这样。
讲真这种操作大概是我刚刚开始试着写游戏剧本时候的天真的想法……但其实这个真的没什么实操性,很考验玩家的默契和水平,也很考验游戏制作的精密和紧凑程度。
哪怕联网x两方同时进行的,不是卡关就是容易玩出bug。
曾经写过跟底特律一样以机器为主角的游戏剧本……当然没有那么精良只是一个RPG……但是那个已经要了我半条命。
我...

【雷安】血猎 part one 枪上的蔷薇 01

血猎,西幻

一共两个pa加一个离奇的设定

一pa是猎人雷x吸血鬼安,另一pa是吸血鬼雷x猎人安,一梗换用

 这一pa是吸血鬼雷x猎人安

高亮注意

脑洞那会整个人都像是坏掉了一样,很多时候表达的故事个人看着好像没有什么不对,但是还是请用阳光向上正确的三观看待他们。

最重要的是,在这两个故事里都有不怎么正常的雷/安,不能是崩坏也不是黑化,而是整一个像ooc,坏掉一样的雷/安

或者说,官设的性格可能会是他们在这个故事的过去式。

而且我还不一定填坑,我第一个坑还没填呢【你居然还敢说←】

请一定慎入!!!!

咳别的好像没什么说了开始了开始了x

有伏笔。


==

“您...

【雷安】上垒

不得不说考试真的是脑洞的绝佳时刻——

而老师的直播卡成了帧qwq

校园pa 野战现场

我流


注意:

强调一下地域操作。作为一个南方人这儿三次的男生179算高的——当然了雷狮186。

放这篇文就刚刚好

雷安恋爱前提。

慎。自己写得很开心,跟亲友说的时候——emmmm


开始了。


1

太疯狂了——

太疯狂了,雷狮轻轻喘息着,饶是体力算好,这么一番混战下来他也沁了一层薄薄的汗水。

也难怪雷狮竟然会这么认为。眼下,他的手撑在了地上,撑在了草地上——更准确的说是撑在了安迷修头顶两侧,一低头就能看见安迷修湖绿色的亮的惊人的眼睛,流光漾起了一波又一波的光纹。

风起了。...

emmmm看文以前请注意高亮x如果可以被喜欢那实在是一件超级棒的事情——虽然我大概是注意不到了......

我要,闭关,学习。

真的看见我填坑请催我学习x特别三次元的dalao们求求你们别催更催我去学习......

不填坑!死活不填!

考不到那个170+不改名

【雷安】双重作用 01

给自己断后路,是个车。

新手上路,请小心翻车。

标题正经一点避免被封。

空间上的梗,那个比起给对方用不如给自己用的x药梗→其实这个梗我写了两次,并且到现在为止只有这两辆车。

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写完系列...假期完结x前面没填...

雷安恋爱前提,安迷修一杯倒设定,现代pa,ooc我的

我开始了。


雷狮头一次被如此负能的情绪糊了一脸。


是这样的,他,雷狮,和他明面上的死敌安迷修恋爱了。


嗯,关系确定且稳定,感情......日常打架,是挺好的......


但进展特别慢,起码雷狮这么觉得。


两个都特别忙的人,见面话不多三句大概就能打一架,时间本来就少极了。...

【雷安】从此安迷修掰弯了一个班的男生

校园pa

我流:

“被掰弯”学霸雷x一本正经学霸安


脑洞不算很清奇...亲身经历,就是本人。

嘉德罗斯,格瑞和金出现,无cp向。

开始!


生物是一门严谨的学科。


或者说,科学。


所以当高一级的女生们被告知今晚晚自习时间年级要开个女生会议的时候,一本正经如安迷修头也没抬,安安静静地解决着自己手上的生物卷子。


完全忽略了莫名兴奋,笑得迷之猥琐的男生们,以及同样不知道为何眼里闪过一道诡异的亮光的女生们。


染色体组联会,分离,然后——


你说这不是高一的内容?


作为年级第五,安迷修的文理科都好的没话说,特别是生物这样的自然科学,早早就被扔去参加

组织社团面试亲友过来围观。他一个大高二说要入社,写了原创的小短文文,我们分班了他当晚悄悄放在我桌子上的,那会心情不好看完觉得超级暖。然后写了离别x

故人分别之后情深意笃的故事,并且是一个坚定奋发的故事。大概是以诗共勉吧。

后面是自己的!前面要到授权加上了小哥哥的文!

剑指沧澜心不改。

开始吧。


离陌@谢离陌


天微亮,白茫茫的一片像是一层薄霜。


雪下了一整晚,漫漫雪路静如玉,思念已湮没其中,无迹可寻。


轻轻抖落酒壶上的雪,酒已冰凉。清啐一口,愁意更浓。


厄运总是无声无息地靠近,待惊觉时已是离别之际。故人远去,再无一人可一同煮酒论剑,共赋新词,只留漫天飞...

【雷安】诅咒

赤花症

我流雷安,西幻吧


他人视角x第一人称x


【去看看他吧!】

【哪怕......只是看看也好啊!】

雷狮敛起眸子点了点头,不再看欣喜若狂的贵妇人打扮的女子——那是他的母亲。他不动声色地把手边的蓝色花瓣收进袖子,无视了匆忙地吩咐着宴会事宜的,慌忙地,对着仆人指指点点的母亲,起身,抬手,出门。

关门的时候,还依稀地听见妇人甜到发腻的嗓音柔柔地响起来。

“哦是的,去搬些紫罗兰放到大厅里面,殿下喜欢这些蓝色的小精灵——也许你们还要留意哪个姑娘喜欢,好了还有......”

雷狮整个人一僵,关上门去了后院。

一个月。不出门,不参加活动,闭门不出,并且突然种了很多蓝色的紫罗兰—...

开学了x

写不完文x

七夕快乐于是我这个单身狗给自己写了份粮。

哭泣

【雷安】暴风雨 05

上一篇:暴风雨 04

相关:戳我www

ooc我的!我想我需要加一个我流雷安

前头不小心放了个剧透这里是个刀吧大概了...我就不该手贱!

安哥!他有马!


---

矫健的白马遛遛哒哒慢慢走着,马蹄声听起来轻快愉悦,而愣是走出了闲散的潇洒意味。它驮着的那个骑士没有穿战甲,只带了两把佩剑,露出了他极为英俊的脸庞。他眉头舒展,抿着一丝笑意——温和极了,但只要一眼,人们就毫不怀疑他是一个怜悯弱小的,强大的骑士。


看起来,他似乎遇上了什么好事。


清晨,雄鸡才打着盹预备开嗓,这幅美景自然没人看见。安迷修骑着马连夜飞驰,这个时候已然临近了目的地。他索性理了理被风吹乱的衣衫——被吹起...

1 / 3